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中国艾都 > 艾香蕲春 > 艾文化

生命中的蕲艾情

发布日期:2017-05-27   作者:管理员    来源:365体育投注网址多少    阅读: 次   字体:[] [] []   保护视力色:
 

在我家卧房的窗格上,斜插着几枝蕲艾,在我老屋上油匠塆的门头上,也插着几枝蕲艾,在我家杂物间里,还存放着一大捆蕲艾。窗格上的蕲艾是前两年插的,艾叶和艾秆已干枯,香味也已经完全散发了。老屋门头上的蕲艾插了有十多年了,艾叶和艾秆已经差不多都朽了,它们见证了这个小小山村的颓败,曾经鸡犬相闻,热热闹闹的小山村如今一个人都没有了,只有我家的几间老屋至今还勉强支撑着,留守在那里,那几枝朽败的蕲艾是母亲当年为了驱邪避灾而插上的,而今算是顽强地守护着我们这个正在彻底消失的老屋的最后念想和牵挂。

存放在杂物间的那一大捆蕲艾是前年端午节买的。卖艾叶的是一位中年汉子,拖着一大板车新鲜的艾蒿,一捆五元,妻子让我抱回一大捆。家人发烧感冒,妻子都会从杂物间拿出几枝蕲艾,连叶带棍子一起放在水里用猛火煮,煮出一大锅黄黄的滚艾汤,然后舀在木盆里,先把双脚踏在木盆沿上,膝盖上用毯子搭着,等蒸汽慢慢地往上蒸,全身蒸得舒坦极了。待艾汤不太烫脚的时候,再把双脚浸入艾汤里,烫一下,弹起来,然后再试,再烫,再弹起,慢慢地双脚就适应了。滚烫的艾汤比白开水的雾要多,雾里有浓浓的香味,不是那种带苦味的药香,也不是新鲜植物的芳香,而是一种悠长的淳厚汤香,满屋子弥漫着,这蒸汽蒸着双脚,身子会慢慢热起来,慢慢出汗,脚上泡着滚烫的艾水,鼻子里闻着幽幽的艾汤香,人也清醒和精神了许多,一下子全身就觉得松动多了,再重的感冒都会突觉减轻许多。

这种原始的方子,都是从母亲那里传下来的,岳母在妻子很小的时候也是用这样的方子为她医病。这样的传承恐怕已经有数百年了。在母亲的时代,储存艾蒿根本不需要去集市上买,家里屋前屋后,涯边岸上,随手一薅,就是一大捆,每年端午时节,家家都会上山扯艾,扯回艾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自家窗户上、大门头插上几枝,这是驱邪避灾的法子,那时候端午时节的两件大事就是插艾蒿和包粽子。包粽子的粽叶也是从山里的棕树上剥回的,粽子馅一般用的是糯米和肉丁,加入少许盐和调料,蒸熟之后,香糯可口。乡间的吃食,乡间的念想,一切都是原始而简单的,乡间的粽子馅永远都是那种糯香糯香的腊肉丁,几根粗劣而毫不起眼的艾蒿插在门头可以驱邪避灾,伤风感冒永远都用一把艾蒿煎水蒸、煎水洗、煎水泡就可以医好。

南北朝时期,端午节又称“浴兰节”,这“浴兰”是何意,我不大清楚,但在我们家乡,端午节不但要采艾、插艾,同时还要沐艾,所谓沐艾,就是用艾汤泡澡。烧一锅滚烫的艾汤,倒入家里妇人出嫁时带来的红木盆中,待艾汤稍凉,从头到脚,酣畅地洗个通透,洗得浑身酥软,大汗淋漓,就舒坦了。这一年人就会干净清爽,不灾不病。除了端午,还有中秋、腊八、中元节,都是沐艾的好日子,所取之意,无非是去污垢,除霉运。所以在我们楚地,无论男女,恐怕没有不沐艾汤的人生。除此之外,还有年轻女子头上插艾,年轻男子佩戴姑娘赠与的定情物:艾制的香囊。简直可以说,无艾即无人生。

蕲人于艾,情有独钟。生老病死,无不与艾相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乡下女子分娩,男人会去村里找个接生婆来,一盆烧开的艾汤,一把剪子,就把一个小小的新生命迎到了这个世界。还是母亲的那个红脚盆,盛着大半盆散发着热气的艾汤,接生婆就给新生儿沐浴了,包入襁褓塞到母亲手里。这新生命降临的仪式就算完成了。洗完了新生婴儿,然后就是产妇的艾水浴,十月怀胎,臃肿的身子终于解放了,虽然经历了分娩的剧痛,但新生命带来的喜悦和幸福还挂在脸上。待一屋人散开,妇人一边清洗着自己的身子,一边怀着美好的遐想和母性的柔情也完成了这庄严的洁身仪式。

也许真的是因为在我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刻经历了这样纯洁的艾汤浴,这样庄严郑重的洗礼仪式,所以在我生命的几十年中,几乎从没患过什么大病,血压、血糖、血脂正常,肝、肾、脾、肺,样样皆好,也没腰椎、颈椎疾病,也没前列腺、心脑血管不畅之类。于我而言,我是真要好好感谢家乡有这等宝贵而灵验的植物。

一个个体的生命从新生到成长到衰老到朽败再到最后的消亡,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特质、不同的意义、不同的存在状态。在我数十年的生命中,经历至爱亲人离世的至今只有父亲和母亲两人。父亲去世时我在单位上班,接到消息赶回家中时,塆里叔伯已经给父亲洗好身子穿好衣服让父亲躺在了门板上。2006年初夏母亲离世是躺在我怀里走的。母亲一生辛劳,因年轻时生育太多,而且每一个又都没坐好月子,加之经年累月不论寒暑都要在冷水中浆洗全家人的衣裳,寒湿之气早已深入骨髓,及至晚年,有了浑身疼痛之疾。20064月至6月,我一直在上油匠塆老屋陪伴母亲最后的生命历程。那时她已完全卧床不起,我和大姐、二姐、三姐、老婆、妹妹轮流照料。为防止她由于长期卧床而长出褥疮,我们每隔三五天就要烧一锅艾汤为她擦洗身子,母亲虽然忍着剧痛,但每次洗完之后,却是轻松不少。在她最终走完自己生命历程之后,我们为她做的最后的仪式也是给她洗一个艾汤浴。我们用温热的艾汤仔细地为她擦洗,希望她在往生的路上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健健康康,再不要经历今生这么多的艰辛和苦难。

这最后的艾汤浴既是一种庄严的仪式,也是生者对逝者最深的祝福。这也是艾草,这大地万物之中最最平凡的植物为人之生命作出的最后奉献。

也许很多人都意想不到,从我们的生命之初,到我们的生命结束,不是别的鲜艳花朵,不是别的显赫富贵的植物,而是这最最平凡的艾草,陪伴和呵护了我们的一生。(耀旭)